《樂夏2》開播,出局成為看點

本報特約記者 呂 克

備受廣大樂迷期待和音樂圈關注的原創音樂類綜藝節目《樂隊的夏天2》本月25日開播,首播兩期從台上火到台下。33支新老樂隊亮相,每組11支樂隊前6名晉級的賽制略顯殘酷。草根“五條人”樂隊“放飛自我”後逗笑觀眾,他們被淘汰誰的損失更大?四五十歲的“水木年華”還能不能唱青春?出局的兩支樂隊成為前兩期的議論話題。

“五條人”之“死”

去年《樂隊的夏天》大獲成功,三十幾支樂隊同台競技,讓不少樂迷大呼過癮,也讓國內音樂圈,尤其是地下小眾樂隊嗅到“出圈”的味道。《樂隊的夏天2》今年因為疫情遲到一個月,踩着夏天的尾巴開播。

33支國內樂隊覆蓋老中新三代,年齡、風格、品味各有不同。從業內傳奇“木馬”“野孩子”,到具有國際視野的“重塑雕像的權利”和“馬賽克”“後海大鯊魚”等圈內老牌樂隊,再到組建4年的電核樂隊“超級斬”、走清新風格的三胞胎姐妹“福祿壽”以及年輕卻技術老練的“Mandarin(普通人)”。

台下馬東、張亞東、大張偉和周迅四位“大樂迷”,上百位超級樂迷、專業樂迷和大眾樂迷組成的評委團為這些樂隊打分。最終“重塑”“福祿壽”等樂隊成功晉級,而“水木年華”“五條人”等樂隊遭淘汰,讓許多樂迷感到惋惜。其中來自廣東海豐縣的“五條人”樂隊可謂首期節目“最大亮點”,踩着人字拖上場也體現出他們的草根心態。隨性的“五條人”現場臨時換歌,選擇用方言演唱《道山靚仔》代替既定歌曲,導致現場燈光、攝影和字幕等無法搭配,演出效果大打折扣,僅獲得182票(滿票280票)。

表演結束後,主唱仁科(上圖)的“非常規”表達方式把觀眾和現場同行們逗得前仰後合,與跟拍導演的“無厘頭”互動也為他們加分不少。但由於投票環節早已結束,最終“五條人”仍在第二期中遺憾出局。對於這一結果,五條人樂隊在社交媒體上也自嘲“我們故意找死,活該被淘汰,但這也是樂夏的損失”。

音樂綜藝有哪些花樣

雖然近年來傳統唱片行業日漸萎縮,但是層出不窮的音樂類綜藝節目,還是給許多國內歌手和樂隊提供了新平台。這些節目可以按照不同策劃方向、傳播形式和目標觀眾分為多種類型。

草根海選

最先掀起音樂類節目熱潮的《中國好聲音》2012年推出第一季,屬於較單純的歌唱競演,選手逐一登場,台下評委點評打分,後期雖有組隊、復活等環節,但總體上還是旨在發掘新人的音樂選秀節目。更早些的《超級女聲》也是相似賽制,之後的大量同類選秀節目,與其説是比拼音樂專業性,不如説是看選手人氣。2013年的《我是歌手》在專業性上更進一步,參賽的大多是業內成名歌星,這對主辦方、評委和賽制也提出更高要求。

學院路線

2018年《聲入人心》此類走“高雅音樂”路線的音樂類節目開始出現,節目專家團由廖昌永等歌唱家和音樂學院教授組成,選拔科班聲樂學員,主要演唱美聲歌劇、音樂劇曲目,展示古典音樂技法和美學魅力。

團隊表演

2018年的《創造101》整體上屬於偶像養成類節目,音樂和舞蹈只是完善練習生形象的一部分。近兩年的《樂隊的夏天》《明日之子樂團季》則嘗試把歌手、樂隊、樂器融合在一起,“音樂+團隊”和“音樂+團隊+選秀”的新形式更能體現音樂多樣性,也能展示樂隊中吉他、貝斯、鍵盤、鼓手等其他音樂元素的獨特魅力。例如蔡維澤是選秀節目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冠軍,這次他把所屬樂隊“傻子與白痴”帶上《樂隊的夏天2》。更多的音樂類綜藝形式也為國內音樂人提供了新出路。

“油膩”這詞專業嗎

操着一口海豐普通話夾雜英語的“五條人”樂隊,在音樂之外還為觀眾帶來更多歡樂和新鮮感,在一眾強調“高冷”的樂隊中尤為少見。如果説他們就此淘汰令觀眾感到惋惜,那“水木年華”的出局,則引發觀眾對於“樂評人”是否專業的爭議。《樂隊的夏天2》第二期中,成立近20年、曾用《一生有你》等金曲陪伴80後青春時光的“水木年華”選擇演唱《青春再見》。然而他們僅得到185票,其中專業樂迷只有4票。

節目中兩位專業樂迷的發言引發爭議。第一位評價水木年華“無聊、沒有新意,四十多歲還唱《青春再見》,這個舞台應該留給新人和真正作音樂的樂隊”,另一位名叫“三兒”的專業樂迷的發言火藥味更濃,“我作為23歲的年輕人,這種中年人的油膩根本打動不了我。”

今年50歲的盧庚戌和45歲的繆傑的表演被指“油膩”,這讓現場許多嘉賓和樂迷感到不滿,他們認為不該以年齡論音樂新舊,“三兒”作為晚輩也不該用“油膩”一詞攻擊歌手,更何況這也不是樂評專業詞彙。隨後繆傑發文稱,“有些頂着專業頭銜的人,沒有那些比他們歲數更大的人的勇氣與熱血,卻嘲諷別人油膩,沒有那些比他們更年輕的孩子們的成熟與包容,卻拒絕別人歌唱青春。”

誰能當樂評人

在《樂隊的夏天2》中引發爭議的“三兒”,是廠牌(小型唱片製作公司)“聲之島”的主理人,算是音樂行業從業者,有網友認為他不過是藉此炒作自己和所屬品牌,稱不上“專業樂評人”。

上世紀末,通常只有能夠第一時間接觸新歌曲的人才可以成為“樂評人”,他們的意見可以指導樂迷選擇唱片或演唱會,進而影響歌手發展。而進入網絡時代後,音樂種類和傳播渠道開始多樣化,每個人都擁有發聲和評論的權利,這也開始讓樂評人的身份變得大眾化。

如今,以樂評為生的職業樂評人非常少見,大部分時候他們擁有自己的專職工作,可能是記者也可能是職業評委。而音樂節目中所謂的專業樂評人也擴大到音樂周邊領域的從業人員。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閲讀